反家暴不能全靠司法,还需完善综合救济手段

  发布时间:2019/12/3 7:28:14 点击数:
导读:反家暴不能全靠司法,还需完善综合救济手段

宇芽家暴案有了司法处理结果,施暴者陈某因故意伤害及威胁他人人身安全等两项违法行为,被公安机关合并执行行政拘留20日并处罚款,法院也依法作出了对宇芽的人身安全保护令。

相较于触目惊心的电梯施暴视频画面带来的冲击,以及全网震怒的关注热度,行政拘留20日的处罚显然和公众期待不匹配。这个处罚结果和没有第一时间报警验伤有关,也和法律意义上的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有关。这个处理结果让公众感情上难以接受,而对于家暴案件的司法惩处力度是否偏轻也一直存在争议。董珊珊被家暴致死案,施暴人虐待罪、故意伤害罪和非法拘禁罪数罪并罚,最终也只判处有期徒刑6年零6个月。

如何在家暴案件中彰显司法公正,是否需要加大对家暴的司法惩戒力度,是需要探讨的问题。但同时也应当认识到,公众所向往的快意恩仇、通过一举将施暴者绳之以法的结果来彰显正义,并不适用于所有的家暴场景。生活不是戏剧,家暴是非常复杂的社会问题,单一的司法途径也担不起反家暴的所有责任。

家暴案件中,施暴者和被施暴者不仅是伤害和被伤害的关系,同时也存在着亲密关系,甚至是利益共同体,被施暴者对施暴者的感情往往非常复杂,而身体暴力也只是家暴的其中一种表现形式,精神暴力、性暴力、金钱控制和限制人身自由都是家暴,这些行为对被施暴者造成了实质控制,又有着很强的隐蔽性,令家暴案件的反抗和取证都很困难。加上亲属、执法者、社会评价等第三方因素的影响,被施暴者打破沉默并不容易,外力介入和综合救济手段是不可或缺的。

反家暴需要社会整体的成长和进步,除了司法途径外,还包括综合救济手段的完善,社会观念的根本改变,以及教育带来的根治可能。

对于被施暴者的综合救济,《反家庭暴力法》有相关规定,但并没能真正落地。例如,反家暴法中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等机构对疑似遭受家庭暴力者有强制报告义务的规定基本上是纸上谈兵;对于情节轻微的家暴,公安机关可以对施暴人批评教育或出具家暴告诫书,但有律师指出,现实中警方都会选择批评教育,未听过有成功开具告诫书的案例。通过细化强制报告制度和对告诫书制度的刚性强化,对于加强反家暴的威慑力,应该会有一定作用。

不过,即使上述两项制度都得到落实,综合救济的方式也还远远不够。目前,反家暴主要集中在对被施暴者的解救上,但重点其实在施暴者,对于施暴者的强制矫治制度基本空白。在很多国家和地区,来自社区的社会工作者在反家暴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包括发现、跟进和回访案件,帮助被施暴者取证,接入司法力量和对施暴者的心理干预等等。我国目前的居委会和村委会显然未能胜任这一任务,是在这些机构中引入专业的社会工作者来补缺,还是大力发展非营利组织和培养社会工作者进入社区,都是需要考虑的。而对于施暴者的强制矫治,还可以做得更多,法国刚颁布的反家暴措施,包括开通24小时家暴求助电话、设立家暴施暴者的专门收容中心、给施暴者戴电子脚链,以及修法加重造成被施暴者因精神暴力自杀时施暴者的刑罚等等,都是值得探讨的方向。

社会的成长需要时间,即使综合救济手段日臻完善,家暴也很难彻底消失,让反家暴的观念根植在每个人心中,明确家暴是涉嫌违法犯罪行为的认知,令“家暴不等于家事”成为常识,加强性别平等与反家暴的学校和家庭教育,让社会的认识水平不断上升,是非常重要的。

在此基础上,需要提醒的是,对家暴行为零容忍,也要注意对被施暴者给予更多的理解和宽容。对于长期遭受家暴无力反抗甚至选择忍耐的被施暴者,也不要“恨铁不成钢”地予以指责,甚至认为无法取证的案例是活该,要让他们知道反抗永远不迟,才能鼓励他们打破沉默。

反家暴没有简单途径,每个人都只能抱持信念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采取行动,与社会共同成长,在复杂的现实中寻一点光。


上一篇:“被告上法庭”并不可耻,遇事还是应当仗义执言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