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携带槟榔在土耳其被捕!槟榔为何被视为毒物?

  发布时间:2021/8/15 10:48:12 点击数:
导读:中国人携带槟榔在土耳其被捕!槟榔为何被视为毒物?

近日,中国驻伊斯坦布尔总领馆发文提醒:切勿携带槟榔入境土耳其。

文中称:

近期,多名中国公民,包括台湾同胞,在乘坐不同航班入境土耳其时因携带槟榔被捕。根据土耳其法律,槟榔中所含槟榔碱因具有致幻性而被认定为毒品。有关案件正在审理中。

我馆郑重提醒,请中国同胞切勿携带槟榔入境土耳其,以免违反当地法律身陷囹圄。                                据澎湃新闻报道,湖南是槟榔加工消费大省。当被问及有没有一些应对的举措,13日,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暂时还没有这方面的方案,先关注国内的动向,要等国家局那边有行动之后,我们这边才能落实。特别涉及专业知识或技术,首先可能要从研究部门先出。

世界知名“癌症制造机”

湖南并不是第一个受到槟榔狂热冲击的地方。

南亚与东南亚一带的居民,无论是男女,与世界其它地区的居民相比,口腔癌与咽喉癌发病人数高得惊人!

2000年,全球新增的26万余例口腔癌病例中,48%来自南亚与东南亚;当年新增的咽喉癌患者中,51%来自该地区。

这里的人有着跟湖南人相同的习惯——嚼槟榔,但是历史更为悠久。

这项能追溯至青铜时代的爱好,已经引起了许多医学工作者与组织的担忧:它可能与癌症相关。

根据世卫组织报告,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印度、缅甸、泰国等国研究团队相继公布了本国口腔癌等癌症的临床研究报告,他们发现:

*患有口腔相关癌症的病人,大多都有咀嚼槟榔的习惯;

*相反,如果没有这项爱好,罹患口腔癌的机率大大降低;

*此外,咀嚼槟榔时间越长、日均咀嚼数量越多,就越容易患癌。

而且,槟榔热早已冲出了南亚次大陆和中南半岛,开始登陆东亚。

作为槟榔进入东亚腹地的跳板,我们的台湾同胞豪爽地给槟榔开起了“通行证”,使其一路通行无阻。

于是,东南亚和南亚发生的悲剧在台湾重演。

世卫组织引用的一项调查显示,台湾口腔与咽喉癌症病例不断增加,其增长幅度与槟榔果销售了增长趋势平行。

根据CNN的报道, 在台湾,10名口腔癌患者中,有9名有咀嚼槟榔的习惯!

这个数字让人触目惊心。因此,即便槟榔关乎税收、意味着大量农民与商贩的“饭碗”,政府也坐不住了。

无论是台湾地区还是东南亚、南亚国家,都已经下定决心减弱槟榔的影响力:

禁止市区吐槟榔渣;

鼓励槟榔农种植其它作物;

甚至干脆立法禁止槟榔销售……

2

到底是不是毒物?

槟榔爱好者没有意识到,槟榔可能是毒物。不过它的毒性稀释在几十年咀嚼槟榔的时间里,在真正受到致命伤害前人们的确不容易察觉到。

2017年,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布了世界卫生组织认定的致癌物清单。其中,槟榔果被列入一类致癌物,也就是确认致癌的物质。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分院口腔科主治医师邵小钧与解放军总医院口腔外科副主任医师席庆在《食用槟榔及其与口腔癌间的关系》中提出:

槟榔所含的生物成分,如生物碱,经过化学作用后,可能氧化而释放出活性氧,对细胞产生毒性作用。

另外,一些槟榔的特殊食用方法也存在高度致癌风险。

例如,东南亚习惯在槟榔果中添加蒌叶、熟石灰等物质,都含有致癌物。

来自天津中医药大学的刘东林团队在《槟榔药理毒理研究进展》中认为,

“槟榔的主要有效成分可以使DNA分子单链断裂,姐妹染色单体交换频率增高,基因突变,并且具有致癌作用。”

物理因素在槟榔致癌过程中的作用也得到了普遍承认——反复咀嚼槟榔,坚硬的果壳与粗纤维也会对口腔造成机械刺激,导致口腔黏膜病变。

湘雅医院口腔科主治医师黄龙与湖南省口腔医学会会长翦新春在论文《槟榔致癌物质与口腔癌》中称,

“咀嚼槟榔可引起口腔黏膜下纤维化(以下简称OSF),是一种癌前病变,经过长期的慢性病理过程可恶变为口腔癌”。

3

医院早有警告

原中南大学湘雅附二医院副院长凌天牖教授与湖南省口腔医学会会长翦新春等专家联合发布的《预测槟榔在中国诱发口腔癌人数及产生的医疗负担》统计显示:

从2005年到2016年,长沙市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五所附属医院所收治的槟榔诱发的口腔癌病例,由305例暴涨到2108例,12年持续增长!

2016年来,长沙市与槟榔相关的口腔癌病例已有8222例,湖南省更是接近25000例。

按照这个趋势分析,到2030年,湖南省全省因槟榔诱发的口腔癌病例可能达到30万例!

湖南省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湖南省口腔癌发病率明显高于全国水平。

在湖南,至少约1100万的嚼槟榔爱好者几乎覆盖到每一个市镇。

一名在湘潭生活的下岗工人说,槟榔是当地社交的重要物品,求人办事若不赠送槟榔则无人理睬,街头的麻将馆也靠分发槟榔来招揽生意。

一个戒掉了槟榔瘾的小哥说,他在长沙生活5年,身边的嚼槟榔爱好者始终认为嚼槟榔致病是小概率事件。

在湖南益阳,一个嚼了7年槟榔的在校学生称,槟榔是仅次于香烟的消遣品,消费人群覆盖各个年龄段,他还记得小学时教室里的垃圾桶与卫生间到处都是槟榔渣。

甚至,有这么一个笑话在当地广为流传:

当电视上播出槟榔致癌的新闻时,湖南人会吃槟榔压惊,并且,决定以后再也不看电视。

槟榔与口腔癌

印度24个邦和3个联邦属地立法禁止销售槟榔,巴布亚新几内亚设置路障查验路人是否咀嚼槟榔,而在中国食药监总局发布世卫组织的致癌物清单上,槟榔也赫然在列,湖南人自己的医疗机构早已发出警报……

20年前,在湖南省娄底市,刚刚有人开始贩卖槟榔时,敬思军就喜欢上了,一天能吃4-5包。

20年后,槟榔终于离他而去,然而——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口腔科的病床上,一块白色的纱布盖住了敬思军的喉咙,他的双颊萎缩,导管从他的鼻孔进入、直抵胃部——这是他身体获取营养液的通道。

第一次手术,切除了部分软腭与2/3的舌头;

第二次,他的气管被切开……

他已经失去了所有本来应该享受的生命尊严与生活品质:

他无法说话和进食,只能靠营养液维持生存;

他体重骤降,甚至无法咳痰;

他,仅仅是活着,而已。

在湖南,阵容庞大的“敬思军们”或许被切除了舌头,或许更换了人造食道;

他们的脖子上或许也爬上了张牙舞爪的红色“藤蔓”,那是刀口愈合后发红而肿大的组织。

他们,戒不掉槟榔。





上一篇:央视网评安徽一地踹门查补课:孩子面前 执法可以更有温度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