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石宝宝”父亲索赔4000万美元离谱吗?

  发布时间:2018/8/3 14:25:18 点击数:
导读:“结石宝宝”父亲索赔4000万美元离谱吗?4000万美元,表面看似不少,可如果站在一个孩子受害、无辜被关、妻离子散的父亲角度,郭利要求“不菲赔偿”的心情,并不难于理解。

据封面新闻报道,“结石宝宝”父亲郭利日前发布《致雅士利(国际)乳业公开信》,要求雅士利集团兑现1000万美元的赔偿协议,另提出追加对其本人和家庭造成的伤害综合(精神)赔偿金3000万美元。

4000万美元,如果换算成人民币,就是将近3亿元,这的确是一笔不菲的赔偿请求。

如果按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像郭利这种再审改判无罪的情况,“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于今年5月16日下发的通知,涉及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的赔偿金标准为每日242.30元,也就能获赔40余万元,即便加上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也极为有限。

当然,这仅是针对赔偿义务机关的国家赔偿,并没有包括侵权者的民事赔偿。当初,因为雅士利旗下的施恩奶粉,“三聚氰胺含量高达132.9mg/kg,超过国家限量的132倍”,导致了郭利两岁半的女儿患上严重的肾结石,作为被侵权者的监护人,郭利有权利依据《侵权责任法》,要求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损害的雅士利集团“承担侵权责任”。

这笔侵权赔偿应该是多少呢?根据《侵权责任法》,“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财产损失的,按照被侵权人因此受到的损失赔偿”,如果“明知产品存在缺陷仍然生产、销售,造成他人死亡或者健康严重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还“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除了诉讼渠道外,侵权“损害发生后,当事人可以协商赔偿费用的支付方式”。

根据报道,郭利与雅士利集团之间曾“达成40万的和解协议”,在“重新讨论赔偿事宜”中,郭利要求对方“再赔偿300万元”,这都可以视为双方协商赔偿费用的过程。

但是,随着郭利的被捕和入罪,这一过程并未完成。也就是说,在郭利与雅士利集团之间,仍可以根据《侵权责任法》进行充分“协商”。

2013年7月16日,蒙牛乳业的股东大会表决通过了收购雅士利国际的议案,继承了雅士利“家底”的蒙牛,也应依法承担起雅士利的“债务”。因为《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五条规定,“公司合并时,合并各方的债权、债务,应当由合并后存续的公司或者新设的公司承继。”

至于这笔赔偿费用该多少,并没有法定上限。赔偿4000万美元,只要“你情我愿”,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

4000万美元,表面看似不少,可如果站在一个孩子受害、无辜被关、妻离子散的父亲角度,郭利要求“不菲赔偿”的心情,并不难于理解。

面对一个相对弱势的公民,雅士利作为一家以价值和质量作为“金字招牌”的市场巨头,如何对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作出回应,依法赔偿对方损失,不仅体现公司的法治素养,也检验着企业的社会良心。

               


上一篇:精神病人当村主任,逃犯成合格党员,两桩怪事的背后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