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当村主任,逃犯成合格党员,两桩怪事的背后

  发布时间:2018/8/3 14:23:12 点击数:
导读:精神病人当村主任,逃犯成合格党员,两桩怪事的背后.这一个个疑问,如果得不到合理的、可以被谅解的解释,那么这些疑问很可能就是一个个漏洞,各种责任,很可能都从这些漏洞流失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蚁穴虽小,危害绝不能小觑。

原标题:两桩怪事的背后

浙江乐清和陕西绥德各出了一件怪事。

《华商报》8月2日报道,近日,陕西榆林绥德县中角镇延家沟村选举村委会班子时,持有精神病三级残疾证的延鹏飞被列为候选人,并当选村委会主任。据“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微信公号7月31日推送文章,乐清翁垟一中校长陈飞平因涉案出逃10年,依然从原单位领了2年的津补贴,甚至连续7年被评为合格党员。

延家沟村村民表示:“延鹏飞几年来都领着残疾补助,精神病患者却成了村主任候选人,这是拿村民的生活开玩笑。”但是,绥德县中角镇镇党委副书记王非却表示:“我们从侧面调查了解延鹏飞并没有精神病史,你们尊重事实就行。”如果王非所说属实,那么这意味着王非的话还包含着另一个事实:延鹏飞实际上不是精神病患者,却假冒精神病患者领取国家对残疾人的补助。在延家沟村村委会选举中,有没有对候选人的考察?在考察中有没有发现延鹏飞的相关问题?这些问题,对当地领导来说,都是回避不了的。

还有一个疑问是,有没有人操纵延家沟村村民委员会选举?村民都知道延鹏飞是精神病人,为什么延鹏飞还能当选村委会主任?村民的投票是其真实意愿的表示吗?如果不是,那么他们的投票为什么要违背自己的真实意愿?背后有什么力量在起作用?

村委会的工作,与村民利益有直接关系;村委会选举失守,几乎就是将村民利益置于危险境地。人们有理由怀疑:延家沟村新当选的村委会,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了村民意愿?反过来说,这样选出来的村委会,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村民利益?仅从中角镇镇党委副书记王非对此事的回应来看,当地领导与村民之间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裂痕,如果不能妥善处理此事,干部群众还能同心同德干事情吗?

2007年11月,乐清市翁垟一中原校长陈飞平听闻乐清市人民检察院调查其涉嫌挪用公款的消息后仓皇出逃。翁垟一中党支部不仅未向上级党组织汇报并要求对陈飞平进行处理,反而连续7年将陈飞平评议为合格党员,还于2016年3月帮其办理了党组织关系转移相关手续,将陈飞平党组织关系从翁垟一中迁出至一家企业。

事发后,该校先后经历了三任负责人,有的表示:“我和他是同事,虽然他逃了,但司法机关的最终结论还没出来,就马上要求对他作出处理,面子上过不去。”有的说:“前一任也没有对他的出逃做出什么处理,到我这也不多事了,延续前任的做法就好。”几任负责人说法不一,但实质相同,放弃责任。你不能处理一个校长,但是为什么不向上级反映情况呢?这是负责任的表现吗?有没有要求教育局选派新的校长呢?“面子过不去”,显然是把个人关系置于责任之上了。

陈飞平出逃事件,从相关报道来看,还有许多未解疑问。陈飞平出逃,相关案件的调查受阻,有关部门有没有跟陈任职的翁垟一中以及乐清市教育局联系,了解其去向?如果相关部门及时向教育局或学校通报陈飞平的失联,后来的一系列怪事可能就不会发生。

一个中学校长失联10年,教育局浑然不知,也是匪夷所思的:难道10年里教育局从来没有召开过校长会议或其他需要校长参加的各种活动?本来是熟悉的一个校长,忽然不见了,教育局相关领导有没有感觉异样?有没有问过该校其他负责人?

这一个个疑问,如果得不到合理的、可以被谅解的解释,那么这些疑问很可能就是一个个漏洞,各种责任,很可能都从这些漏洞流失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蚁穴虽小,危害绝不能小觑


上一篇:拼多多:和谁拼、怎么拼、拼多久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